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園中,靜靜地開放著一叢菊。它沒有等來霜降,卻意外地等來一場雪。準確地說,這雪落在南山最高的山戀,距菊所在還有上百米垂直落差。直線距離也約在千米之外,然則它還是感到了雪的那抹寒意。 一場夜雨,由緊漸緩落了一個晚上。對於菊,它不懂得什麼是“秋風秋雨愁煞人”,但也許,它感知到這該是冬季來臨之前的最後一場秋雨吧? 漸變的季節與突如其來的雪,讓人不知身在秋季還是在冬季。但按曆法來看,還在深秋,可一場雪卻透露著冬的信息。大概,這樣的日子,籠統地稱為秋冬之際比較貼切吧。仔細想來,雖然人們人為地把季節分成四季,但對於一個季節交割給另一個季節的疆域,卻沒有誰能分明地感覺到。季節,只是一種人為的界定與劃分方法,大自然才從來不管人們如何歸類評判。季節不是突變,它是一個漸變的過程。人們根據其變化規律性,總結成經驗並為其命名為春夏秋冬——自然界的一個輪迴,並被人們以紀年的方式紀錄在案。這就是歷史。地球或者人類的歷史。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菊,以秋天的綻放為標誌,然後花枯、葉落、枝敗……走過一個輪迴。但是它的根,卻還在孕育著生機,等待春天的萌發,一年又一年,誰能知道一叢菊能輪迴多少次,盛開多少個秋呢?我相信,只要它的根不受凍、不受到意外的乾旱,它會一直這樣輪迴下去,幾十年、幾百年、幾千年。我也相信,陶公東籬的菊,還在某一處的某一個花圃妖嬈地盛開著。在花卉中,菊是屬於長壽的那種,於是民間有重陽節登高賞菊的習俗。菊,它更是清雅的,於是從歷代的詩文中,都可以讀到詠菊的詩文。菊,也被人們視為風骨的一種象徵,如它被人們列為歲寒四友之一。評說某一個人的節操時,也往往用“人淡如菊”來褒揚。 與菊相比,人的生死只有一次。有沒有輪迴?想信靈魂永生的人信之,沉溺於現世享樂尊崇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們大抵上是不相信的。但我是相信的。人的輪迴,與菊的當然不同,他是以別的方式來完成的。這種方式就是生命的不斷繁衍,他被我們命名為代,生命便這樣代代相續,完成著人類的輪迴,不是嗎? 如同菊只在秋天開花,人類的智識、智慧,是在一代代人不斷學習前人的經驗中發展、完善、創造的。我們的家園或者城池,我們的精神或者思想,都在繼承、發展中生發著一些新的變化,我們的生活方式、行為方式都在不斷突破舊有的模式,我們的道德觀、價值觀也不斷發生著改變,但關乎人類生存的真理、關乎社會發展的公理似乎還處在某個原點上徘徊不前。權力、財富、享樂,我們面臨的許許多多的誘惑,無不是來源於此、衍生於此。這大概是人的局限,也是人性的缺陷吧。 作為六十年代生人,對上一代人、上上一代人命運的解讀,有助於我認清世界的真相;對七零後、八零後、甚至九零後的關注,同樣引發了我的一些思考,特別是對於八零後的許多質疑,我是持保留意見的。因為從我的的兩個孩子身上,並沒有發現那些聳人聽聞的弊端。其實,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使命,儘管世界觀不同、價值觀不同,但他們最終還要完成也會完成自已的使命,這是社會給他們的責任。其實,該反思的不是孩子們,而是我們這樣為人父母之人。其實,該抨擊的不應只是體制、教育,而是要從我們自身來尋找問題的癥結所在:作為一個社會人,你是不是向社會的不公妥協?你是不是有自已獨立的思考和思想?你是不是與這個社會不良風氣同流合污?要檢討的不是某一個腐敗的官吏或某一個喪失道德立場的階層,也不應是喪失監管權力的某些機構,其實我們每個人都該捫著胸口自問:你虛假了嗎?你腐敗了嗎(在思想意識上)?你的良心還在嗎?你的良知還剩多少?我想信,許多人會與我一樣,為自已不合格的答案而感到羞恥、臉面發燙! 一直喜歡菊花,盡然它是被古代文士形象化了、理想化了。雖然隱士只存留於歷史,也不管真隱還是假隱。但是,千百年來,每一個歷史時期都有所謂的隱士或逸士。當然,出世也罷、入世也好,生活是真真切切的,沒有半點需假,就如一個人餓了要吃飯、渴了要喝水一樣實際。但是不能否認這也是一種精神寄托,是理想主義與烏托邦精神的光彩。 花園中的那叢菊是真實的。這種真實是呈現在我與它之間緊密的關係。七年前的春天(那是我住進九米齋的第一年),我從房東張阿姨花園中分櫱出幾棵菊花幼苗盆栽起來,以後每年秋天開花,開春松土翻盆……就這樣年復一年,一晃就過了幾年,去年夏天搬到現在的三合居時,我把這盆菊也搬了過來,今秋它又開花了……寫到此際隔窗望去,不知何時天空已飄落大片大片的雪花。 我看到雪中的那叢菊,還是那樣精神,那樣真實。如同這雪,這個秋或者冬,它們都是真實的呈現。但這不妨礙我對菊花懷著的夢想:年年花開,見證我羈旅異地過去歲月,陪伴我現在的甚至未來的日子。以菊為友,收穫許多也感悟了許許多多。 文章來源:我的秘密城堡 |兆億十堰環保科技 | 我心飛翔 |郭燦金:獨持偏見 | 癢癢家的生活圖堆 |健康相伴——部落格 | 呂燕的BLOG |李光斗品牌部落格 | BuzzMachine |遊遍雲南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7 Reads)
聽說郊外的小花開了,聽說小河裡的倒映綠了。聽說兒子的語文書中整整一個單元都是描寫春的文章,於是他愛上了這個春天。 這個骨子裡帶著男人氣質的壯壯的小男子漢,從小就不喜歡關於女生喜歡的一切,但卻會因送媽媽一束小花而弄的過敏,會因送媽媽盤中那朵蘿蔔花而跟小朋友起爭執……我這個媽媽在心裡一直為此感動著。 初春下學後的一天,他回到家裡纏著我要我給他買種子、花盆和土。我帶著極為誇張的表情看著他的小臉蛋,那張只有在每次纏著我給他買車時才會有這樣認真表情的小臉蛋,忍不住問了他一句,“你確定你是要種花嗎?”他認真地點了點頭。 看著他認真地將種子埋入土裡,看著他每天都呵護地為花松土,澆水……腦海裡就會浮出一個畫面,打開記憶的鎖,童年時的我也曾在花叢中搜尋著地雷花的種子,那種黑黑的像一顆小小的地雷一樣的種子。將它一顆顆地如獲至寶般地包在紙裡,然後帶回家把他埋入花盆中,還頗有創意地捉來一些蚯蚓幫我做義工,為它松土。從那些小小的種子埋入土中的那一天起,我每天都會蹲在它身旁,雙手托著腮,看著,等著,盼著……終於有一天我發現它從泥土裡微笑著探出了頭,嫩綠嫩綠的,我興奮地蹦著跑回屋裡,迫不及待地拽著爸媽來看,正如那天兒子看到他種的種子也一樣探出了那可愛的小腦袋,大叫著拽著我去看一樣的高興。不一樣的是,我的花盆裡只種一種花,他們齊頭並進地長著,既整齊又乾淨。而我在兒子的花盆裡卻驚奇地發現,那些芽有細細高高的,頂著一個小黑頭像豆芽似的芽,有像伸著兩隻小手一樣的芽,有稍粗一些長長的像小草一樣的芽,看得我眼花繚亂,疑律重重的。忙叫來兒子,兒子此刻看來頗具成就感,強忍著他那顆有點驕傲的心耐心地給我講著,這個細細高高的像豆芽一樣的,是絲瓜的種子發的芽;像伸著兩隻小手一樣的芽是蝴蝶蘭花的種子發的芽,而那個稍粗一些長長的像小草一樣的芽是蔥的種子發的芽……聽得我是瞠目結舌的。我的大頭兒子啊,你怎麼跟別人這麼不一樣啊,你花盆裡的春天還真是熱鬧啊! 兒子花盆裡的春天有點兒亂,但他卻覺得一點兒也不。他說春天就應該是這個樣子,不應是單調的寂寞的。就這樣春天在我家的花盆裡熱鬧地發芽了! 這讓我想起一個關於蘋果的故事。我們切蘋果時總習慣豎著將他一分為二,有一天,一個小男孩兒,拿著切開的蘋果對爸爸說,“爸爸,爸爸,你看蘋果裡藏著一顆星星。”爸爸很疑惑,蘋果裡怎麼會有星星呢?原來他的蘋果是橫著切的,結果星星就藏在裡面。 我們從來沒有想過切蘋果時橫著切切看,也從未想過春天可以在一個花盆裡這樣熱鬧地show著,很美。 真好,現在的孩子們的想像力不會被任何思想或習慣所禁錮。我們大人總拿習慣或應該說事兒,其實我們有時真的應該向孩子們學習,別總拉著習慣的手不撒,鬆開他的手,用你的發散思維去想像,想像……你會發現生活中原來有那麼多沒有被發現的“星星”。 兒子依舊樂此不疲地悉心地照料著他的花,看著他們一點一點地長大。我也被他感染著,每天也會來到他的窗前看看這些高高矮矮,形狀各異的花,感受著這個花盆裡別有一番情趣的春天。 文章來源:中法埃菲時裝設計師學院 |凌嵐 | White House Briefing |快樂使者 | ﹏彭麼囡° |Wittgenstein | 足跡 |一旋一葉一天涯 | 蕭三郎:關係萬千重 |完全關閉此部落格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6 Reads)
我不嗜酒,卻仍有過幾次醉酒的經歷。其中的一次少年時期的醉酒,至今想來,仍覺香醇滿口,回味綿長。   那次醉酒,與奶奶有關。   我的家鄉地處湘南的蒸湘大地,自古民風淳樸,熱情好客。在我的幼年時代,儘管鄉親父老們生活清貧,但是那用於待客的酒,卻是無論如何都得準備幾壇的。   家鄉的酒,現在可說是五花八門,應有盡有,但在三十餘年前,卻只有自烤的燒酒,奢侈的時候或許還有一小壇自釀的糯米酒。   糯米酒是甜的,它的釀造方法,與燒酒有著本質的不同。我們現在常說釀酒,其實,真正當得了一個「釀」字的,不是燒酒而是糯米甜酒。當然,燒酒也需要「釀」,但最終卻是「熬」出來的。   「熬」燒酒是我們家鄉一年當中的常規節目。將十來斤大米淘洗乾淨,放入一隻俗稱「荷葉鍋」的大鐵鍋裡,加水,燒火,其過程簡單,猶如平素辦紅白喜事時煮大鍋飯一般無二,這稱之為「煮酒飯」。然後用一個洗淨擦乾的篾籃盤,將「酒飯」撒開晾著,待到冷卻後再均勻地撒上「餅藥」。所謂「餅藥」就是酒麴,現在商店裡有得賣,但大多是化學品。在我孩提時期,鄉親們用的「餅藥」則全是自製的純植物性的。   我有一位叫南元的本家兄,就是位製造「餅藥」的高手。記得上世紀七十年代,住在五磚塘的南元哥,常常躲.到住在我們朱公塘的他滿叔家木板樓上,神神秘秘彷彿在搞地下工作。年幼的我好奇,某次乘他不備,爬上樓梯去看,嘿!一層一層的黃花搭子上擺滿了鳥蛋般大小的澱白色丸子,整座木樓上瀰漫了一種藕草的香味。我當然知道這就是「餅藥」,我的父母還有奶奶平素熬酒時,就將它們放在糶米的竹筒裡用刀把搗成粉末,然後撒在酒飯裡。可是,我不明白的是,南元哥做這麼多幹嗎?正在我出神之際,南元哥來了。我好害怕,因為他平素好凶的。可是這回卻顯得很慌張,彷彿倒是怕極了我這個小屁孩。他手撫著我的頭,一臉諂笑地低聲說,奶仉,莫要到外面亂講呀,哥哥隔天把大糖你呷。我一邊迷惑地點頭,一邊落荒而逃。第二天,我果真得到一小塊大糖,再看那屋,門上卻掛了一把長條銅鎖。此事迷惑了我好些年,後來才曉得那時割「尾巴」,不允許社員搞資本主義,一旦抓住是要開鬥爭會的。   再說那燒酒的釀造。酒飯撒了餅藥後,攪拌幾遍,再灑上一、二瓢冷開水,繼續拌勻。然後將它舀到早就洗淨備用的一個搪缸裡,上面蓋上二張干荷葉,再在缸口墊上幾層舊報紙,鋪上一件不用的蓑衣,加上一個木桶蓋子,壓上一塊石板,最後將搪缸置入灶膛,根據天氣狀況決定是否加蓋稻草。如此這般方才大功告成。夏天待上十來天,冬天須得近個月,酒香便由淡漸烈。這時便可以熬酒了。熬酒時再架一口荷葉鍋,將酒香四溢的酒糟舀入鍋內,滲入蓋面的井水,座上一個木製的圓筒酒罾,上面再座一口添滿了水的小鐵鍋,酒罾上下與大小鐵鍋接接攘的地方,分別圍一圈長條布巾以密封。那酒罾中間某處留有一個玻璃杯口大小的圓洞,接一根橡皮管,直通灶旁的小口酒罈。橡皮筒與酒罾接口處糊上一圈飯膏,與小口酒缸接口處則包上幾層濕毛巾。一切就緒了,灶內就架上大柴燒起旺火,鍋內酒糟水快開時將火放慢,這時就會聽到嘀嗒嘀嗒的下酒聲,從小口酒缸裡傳出。一直熬下去,酒罾上方小鐵鍋裡的水由冷變熱了就再換一鍋,一般換了四、五次後,熬酒的工序也就徹底完成。頭二鍋水的酒是蠻濃烈的,點火就可以燒起來。那年我的二堂伯熬酒,他想看一看小口酒缸裡的酒有多少,可是裡面蒸汽瀰漫著無法瞧見,於是他劃了一根火柴去照。誰知,撲的一聲那酒蒸汽就接起了火,一下就將二堂伯的眉毛、頭髮和鬍子全燒光,整個臉也被燒傷。   這就是熬酒,因是用火熬出來的,故稱之為燒酒。有時,由於熬酒時火勢把握不當,將酒糟燒糊了,熬出來的酒就有一股濃厚的燒鍋巴味,這樣的酒倒可說是名符其實的「燒酒」了。   當然,釀糯米甜酒就不用如此麻煩和繁瑣。開始煮酒飯的工序是相同的,不同的是那「餅藥」有所分別。燒酒餅藥謂之「秈米餅藥」,甜酒餅藥謂之「糯米餅藥」。再則釀製甜酒,不需要用火去熬,。待那糯米酒飯在缸內被「糯米餅藥」化成稀稀的酒糟後,就可以直接食用,或連同酒糟一起呷,或泌出酒糟單飲那青白的酒水。   我們家鄉的糯米甜酒是很神奇的,夏天天熱,在外面勞作回來,從缸裡舀出一碗糯米酒糟,悠悠地喝下去,一股香甜便伴著清涼,從口中沿著喉嚨一路滋潤著滑下,整個人立馬就變得神清氣爽,痛快至極。如果是冬天,則需得在鍋裡煮一煮,再加一個雞蛋,佐一點薑末蔥葉,或者是紅棗、蓮子、葡萄乾之類,然後配一小塊大糖,那就色香味俱備了。用一隻小碗盛了,一隻小湯匙舀起,慢慢地品味,如此也就進入了李白「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的境界了。   記得我上高中時剛十四歲,從未離開過家庭的我要獨自上十五、六里路遠的學校去讀書。那時窮吃不起學校的公菜,就自己帶一玻璃瓶子的酸菜,一吃就是一個禮拜。每週回家拿一次菜。有一年的夏天,奶奶看我走得滿頭大汗,一進屋就打開水缸舀水猛灌,便對我說,華仔,過二天我煮些糯米酒,下周回來呷吧。第二周星期六下午,我一進家門就聞到了酒香。那盛甜酒的小酒缸放在我床頭的小條几上,我打開一看,裡面的糯米酒糟正咕咕地冒著酒氣,那酒氣香醇、甜美,由淡漸濃,誘得我口水直流。其時家人都不在,我懶得煮,就拿了一個小湯匙從裡面舀著吃。開始是斯文著慢慢喝,後來覺得不過癮,索性一匙接一匙狼吞虎嚥。瞧見那半缸糯米酒糟蹋下去小半,也曾幾度想罷手,無奈肚子的饞蟲不肯,於是繼續狂飲。後來覺得有點迷糊便放下那粗厚的剌紗蚊帳,躺在床上休息。   我感覺自己處於一種既睡非睡、似醒非醒狀態,不知什麼時候,知道奶奶回來了,想起床想喊她,卻不能自主。任憑奶奶從屋裡到門外幾進幾出去張望,任憑奶奶不停地念叨「華仔怎麼還冒回來」。後來,奶奶大概是看到了小條幾上酒罈的狼藉,猜想到我已經回來,便來床上找我。見我睡覺又走開。隨後聽到灶屋裡鍋碗的聲響,知是奶奶在為我煮糯米酒糟。果然,一會兒奶奶就來喊我。華仔華仔,快起來呷酒糟。見我沒起來,索性就將滿滿一碗端到床頭小條几上。我掙扎著起來,滿臉通紅,噴著酒氣。奶奶說,你呷生酒糟那麼多幹嘛?醉了就別再呷了,明早去學校時再煮把你呷。我本來也想算了,可是一看那碗裡的酒糟,淡紅的水面,漂著雪白的蛋花,泛著嫩黃的薑片,浮著翠綠的蔥葉,食慾一下子又上來了。我不敢也不能再狂喝猛飲,便坐在那裡,一手端碗,一手握匙,慢慢地品嚐。奶奶站在身後慢慢地搖著葡扇,幫我扇風。我吃著吃著,就伏在小條幾上呼呼大睡。此刻,我真的醉了,醉倒在幸福和溫馨裡。   .成年後,我走上了社會也曾醉過幾次酒,但現在想來,竟然再沒有一次醉得像少年時那般痛快。少年醉酒之所以痛快,就在於醉得純粹、質樸、率真、自然,醉就是醉,不摻絲毫雜質。想想過去,看看現在,每天有多少人醉倒在灑桌上,又有幾個人不是在冒著酒的名義,打著醉的旗號,行著功名利祿的勾當?他們口中噴出的不是酒氣,而是官氣、匪氣、霸氣和銅臭氣。他們醉態百出,有時甚至是嚎啕大哭,正是因為他們平時把自己包裹得太嚴,被追逐功名利祿的生活壓迫得太緊,只好借助「醉酒」這個工具,來釋放或者是撕裂它們。這樣的醉酒,已是徹底失去了醉酒的本真,成了一場粉抹登場的鬧劇。   少年醉酒,醉得我刻骨銘心,至今懷念不已。因為我明白,再濃烈的酒,醉的只是身。如果再加上濃醇的親情,醉的就是心了,它才可以醉你一生。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橘子營養也十分豐富,在100克可食的部分中,它的蛋白質含量是梨的9倍,鈣的含量是梨的5倍,磷的含量是梨的5.5倍,維生素B1的含量是梨的8倍,維生素B2的含量是梨的3倍,尼克酸的含量是梨的1.5倍,維生素C的含量是梨的10倍。   橘子果肉和果汁中含有豐富的葡萄糖、果糖、蔗糖、蘋果酸、拘椽酸、檸檬酸以及胡蘿蔔素、硫胺素、核黃素、尼克酸、抗壞血酸等。橘子中的多種有機酸和維生素對調節人體新陳代謝等生理機能有好處,尤其對老年人心血管病患者更為相宜。   橘皮含有豐富的維生素B,能維持毛細血管的韌性,可防止血管破裂出血和滲血。它與維生素C配合,可增加維生素C對壞血病患者的治療效果。所以患有血管硬化和維生素C缺乏的人,非常適宜用橘子皮泡水作為正常飲料。   橘子還含有較高的抗氧化劑成分,可以增強人體的免疫力,抑制腫瘤的生長。   醫學研究表明,經常吃橘子可以預防老年中風,這和橘中含有大量的維生素C有關。吃這種天然的維生素C和吃藥片中維生素C不一樣,因為天然的維生素C在體內生物利用度高,而且和其他成分有協同作用。科學家們認為,維生素C在體內的抗氧化作用,對減少吸收膽固醇及其他導致動脈粥樣硬化的脂肪具有重要的作用。   此外,橘子還有抗電腦輻射的作用,橘子中含有較多的維生素A和胡蘿蔔素,能保護經常使用電腦者的皮膚。 實屬電腦一族的保健佳品。   溫馨提示:   1、橘子雖好,但也不可多吃,每天吃1—3個即可。吃多就會「上火」,從而促發口腔炎、牙周炎等症。也會引起「橘子病」,出現皮膚變黃等症狀。   2、飯前或空腹時不宜食用。   3、吃橘子前後1小時不要喝牛奶,因為牛奶中的蛋白質遇到果酸會凝固,影響消化吸收。   4、吃完應及時刷牙涑口,以免對口腔牙齒有害。   5、腸胃功能欠佳者,更要少吃。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6 Reads)
在現代家居中,以油畫裝飾牆面已越來越普遍。在收藏油畫的過程中,需要注意一些事項。 1、藝術品的展示地點是關鍵。永遠都要把畫懸掛在穩定的環境中,因為溫度與濕度的變化過大會引起畫布的膨脹與收縮。 2、如果把畫掛在房屋靠外圍的牆面上,就要在畫框底端兩角與牆面之間墊上軟木塞,以防作品受到寒氣與濕氣的傷害。 3、用木板封住畫作的背面,防止沙塵與昆蟲的入侵。 4、家裡的髒污會對畫作造成傷害,保持乾淨是維護收藏品的基本工作。 5、遠離噴霧劑、殺蟲劑與香煙的煙霧,這全都會使畫作受損。別用清潔劑、海綿或吸塵器來接觸畫作或畫框。要清除灰塵,就用輕巧的黑貂毫筆。 6、最常引起畫作損壞的時機,大多發生在運送與搬動的時候。過大或特別昂貴的作品,請考慮找專業人士來運送。如果你決定自己來,在動手之前先檢查是否有鬆脫的部分或損害的徵兆。確認畫框牢固。在搬動時,畫作的正面必須面對著自己。同時要注意自己的手,指尖的髒污與油脂可能會弄髒畫作與顏料。 7、如果你將藝術品給收納起來,記得要遠離窗戶、散熱氣、水管與鍋爐。 8、除了表面除塵的清潔工作之外,遇到保存或修復上的問題,都留給專業人士幫你服務。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7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