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7 Reads)
聽說郊外的小花開了,聽說小河裡的倒映綠了。聽說兒子的語文書中整整一個單元都是描寫春的文章,於是他愛上了這個春天。 這個骨子裡帶著男人氣質的壯壯的小男子漢,從小就不喜歡關於女生喜歡的一切,但卻會因送媽媽一束小花而弄的過敏,會因送媽媽盤中那朵蘿蔔花而跟小朋友起爭執……我這個媽媽在心裡一直為此感動著。 初春下學後的一天,他回到家裡纏著我要我給他買種子、花盆和土。我帶著極為誇張的表情看著他的小臉蛋,那張只有在每次纏著我給他買車時才會有這樣認真表情的小臉蛋,忍不住問了他一句,“你確定你是要種花嗎?”他認真地點了點頭。 看著他認真地將種子埋入土裡,看著他每天都呵護地為花松土,澆水……腦海裡就會浮出一個畫面,打開記憶的鎖,童年時的我也曾在花叢中搜尋著地雷花的種子,那種黑黑的像一顆小小的地雷一樣的種子。將它一顆顆地如獲至寶般地包在紙裡,然後帶回家把他埋入花盆中,還頗有創意地捉來一些蚯蚓幫我做義工,為它松土。從那些小小的種子埋入土中的那一天起,我每天都會蹲在它身旁,雙手托著腮,看著,等著,盼著……終於有一天我發現它從泥土裡微笑著探出了頭,嫩綠嫩綠的,我興奮地蹦著跑回屋裡,迫不及待地拽著爸媽來看,正如那天兒子看到他種的種子也一樣探出了那可愛的小腦袋,大叫著拽著我去看一樣的高興。不一樣的是,我的花盆裡只種一種花,他們齊頭並進地長著,既整齊又乾淨。而我在兒子的花盆裡卻驚奇地發現,那些芽有細細高高的,頂著一個小黑頭像豆芽似的芽,有像伸著兩隻小手一樣的芽,有稍粗一些長長的像小草一樣的芽,看得我眼花繚亂,疑律重重的。忙叫來兒子,兒子此刻看來頗具成就感,強忍著他那顆有點驕傲的心耐心地給我講著,這個細細高高的像豆芽一樣的,是絲瓜的種子發的芽;像伸著兩隻小手一樣的芽是蝴蝶蘭花的種子發的芽,而那個稍粗一些長長的像小草一樣的芽是蔥的種子發的芽……聽得我是瞠目結舌的。我的大頭兒子啊,你怎麼跟別人這麼不一樣啊,你花盆裡的春天還真是熱鬧啊! 兒子花盆裡的春天有點兒亂,但他卻覺得一點兒也不。他說春天就應該是這個樣子,不應是單調的寂寞的。就這樣春天在我家的花盆裡熱鬧地發芽了! 這讓我想起一個關於蘋果的故事。我們切蘋果時總習慣豎著將他一分為二,有一天,一個小男孩兒,拿著切開的蘋果對爸爸說,“爸爸,爸爸,你看蘋果裡藏著一顆星星。”爸爸很疑惑,蘋果裡怎麼會有星星呢?原來他的蘋果是橫著切的,結果星星就藏在裡面。 我們從來沒有想過切蘋果時橫著切切看,也從未想過春天可以在一個花盆裡這樣熱鬧地show著,很美。 真好,現在的孩子們的想像力不會被任何思想或習慣所禁錮。我們大人總拿習慣或應該說事兒,其實我們有時真的應該向孩子們學習,別總拉著習慣的手不撒,鬆開他的手,用你的發散思維去想像,想像……你會發現生活中原來有那麼多沒有被發現的“星星”。 兒子依舊樂此不疲地悉心地照料著他的花,看著他們一點一點地長大。我也被他感染著,每天也會來到他的窗前看看這些高高矮矮,形狀各異的花,感受著這個花盆裡別有一番情趣的春天。 文章來源:中法埃菲時裝設計師學院 |凌嵐 | White House Briefing |快樂使者 | ﹏彭麼囡° |Wittgenstein | 足跡 |一旋一葉一天涯 | 蕭三郎:關係萬千重 |完全關閉此部落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