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 9 April, 2013 | 一般 | (5 Reads)
四月的煙台,像極了盛裝的佳人,披紅掛綠,穿錦綴緞,戴金飾銀。許是偷飲了幾盞花彫酒吧,只見她粉面生春,桃腮飛霞,杏眼流光,越過早春和仲春,一路婀娜娉婷而行,端的是這般光彩照人,傾城傾池。 然而這滿城春色,是不足以盡興的。好似長在深閨欲語還羞的處子,美是極美的,可終究少了些奔放撩人的意味。於是在這個春日裡,我們夫妻倆驅車至郊外,追逐那漫山遍野的芳菲。 碎金般閃耀的陽光,細細密密地鋪滿了街道。沿著草長鶯飛的指引,我們的車,像只黑色的大鳥,撲啦著翅膀,逕直向前飛去。我的車技不甚高明,但因有開往春天的欣然,兼有親愛的他壓住陣腳,心裡便有了十二分的歡喜。 車出市區後,視線瞬間被拉長拉寬了,季節織就的一張色彩斑斕的巨網,嘩啦一下鋪天蓋地而來,天空是那麼的高遠湛藍,田野是那麼的廣闊清新。 那草,成片地匍匐在地,謙卑地生長,靜寂地茂盛。 那樹,宛若碧玉雕成,枝葉蔥鬱,青翠玲瓏,婆挲弄姿。 那水,臥成了一灣綠綢子,溫潤剔透,波光瀲灩,跳著艷麗的舞蹈。 還有那山,山色青青,松濤陣陣。有那麼一會兒,我們坐在石階上,背靠背,閉上眼,全神貫注地聆聽山鳥的鳴啾聲。雌鳥招喚,雄鳥呼應。一聲聲婉轉的鳥鳴,悠揚清越,煞是動聽。彷彿對唱山歌的癡男情女,訴不完的衷腸,唱不盡的情。這深谷中的愛情,或許寂寞,或許渺小,但同樣值得尊敬。 更有那花,萬紫千紅,爭妍鬥奇,呼喇喇競相入眼。 我怎麼就這般鍾情花兒呢?莫非我前世便是一朵花,或者是一隻蝴蝶,要不今生怎會如此癡迷地戀花?每年春天,我都會來看她們,愛了又愛,憐了又憐,無休無止,欲罷不能。 這些絢爛的花兒朵兒,歡聚一堂,真像傾心赴一場一年一度盛大的集會:鵝黃的迎春和連翹到了,粉白的杏花和梨花到了,嫣紅的桃花和海棠到了,玫紫的玉蘭和櫻花到了,還有一些喚不出名的花朵也到了。她們排著隊,依約而來。在山坡,在凹地,在園圃,在水窪,竭盡全力地開啊開。 開,便開它個團團簇簇,熱熱鬧鬧,似錦又似霞,繁華又喧囂。這瀰漫在天地間聲勢浩蕩隆重的花事,讓人觸目驚心,莫可名狀。你能阻攔她們年復一年的相會嗎?不能!就算阻得了一時,卻阻不了一世;你能摧毀她們全心全意的怒放嗎?不能!就算粗暴地砍伐,也無法扼制她們對生命的虔誠。她們總會在這個季節相逢,她們安於命運的賜予,因了愛,因了熱愛春天的信仰。 花聲鼎沸。每一朵花,都在問,我美嗎?我美嗎?她們拚命把自己的容顏,開到最美,美到極致,美到心碎。每一朵花,都開得那麼專注透徹,那麼義無反顧,那麼無怨無悔。這多像一個女子,為了心愛的那個人,甘願粉飾自己,耗盡一生。 相遇便相愛吧,趁著蔥蘢的青春,趁著大好的春光。為什麼不呢?愛是如此的璀璨奪目,甜蜜誘人。 北方的春天,大半是姍姍來遲的。天雖晴朗,但並不足夠溫暖。一陣清風掠過,五顏六色的花瓣,紛紛揚揚地飄落。這春風呀,最是奇怪,既吹開了千樹萬樹花,又何必吹落千朵萬朵花?怎不讓人心生懊惱? 霎時,淡淡的憂傷和薄涼,不由分說地佔領了我。 他說,我們終是光陰裡的過客,每過一天,生命的光澤便會淡去一分;而花兒卻是光陰裡的常客,花謝是為了花再開。憐花惜花,不如珍惜人生。 他輕輕握了我的手,有一股溫熱的泉流,順著他的掌心脈絡,迅速融進了我的血脈裡。繁花叢中的我,是幸福幸運的。有他和他的愛,一直陪著我,走了這麼久。 至一座村莊時,每隔幾步,便會看到有中年婦人,面前擺著柳條籃子,上面蓋著白色粗布。見有生人到來,她們便扯開亮嗓,叫賣著香椿。下車細看,嫩小的香椿芽,擁擠在一束束細麻繩裡。一股很特別的濃香,撲鼻撲面而來,這可是春的味道?賣家介紹說,這是剛摘下的涼地裡的頭道香椿,三十元一斤。我說,索性就多買一些吧。在我內心裡,其實是把這種紅褐色的植物,當作祥瑞之物的。春天怎能不吃香椿呢?如同要吃春卷和春餅一樣。聞過了吃過了這種奇香,才會沾了春的吉祥,日子便會過得如意。 那婦人仔細地清點著鈔票,臉上蕩漾著一簇簇收穫的欣喜。我忽然很羨慕這些皮膚黝黑的農婦。她們得天獨厚,享著大自然的恩澤,有著健康硬朗的體魄。比起我這般白皙文弱的城裡女子,不知要美好多少倍。“勞動最光榮”,是此時最應景的一名話了吧。 這一路上,遇見的一切都是芬芳的。草香,樹香,水香,山香,花香,人更香。興之所致,渾然不覺,身在何處。 戴著他精心編織的花環,攬著秀色慾滴的春光,望著飽滿豐腴的春色,當下便有些心猿意馬,飄飄然,醺醺然了。 哦,春天,你怎地就這麼嫵媚妖嬈?我,甘願在你溫柔的目光中失陷,沉淪。